? 如何优雅地把名画穿在身上--聚福彩票

聚福彩票

?
  聚福彩票   大河美術網   大河收藏   大河藝術家   加入大河藝術家    
?
二級頁面廣告條
美術快訊
◇ 【悼念】著名書法家、河南省書協副主席謝國啟先生逝世 享年55歲 ◇ 中國美協關于監督第十三屆全國美術展覽作品抄襲侵權行為的公告 ◇ “伯年國藝”全國寫意花鳥畫展初評結果
 當前位置:聚福彩票 > 首頁焦點圖 >正文

如何優雅地把名畫穿在身上

來源:藝術商業 作者:凡琳  |  2019-10-08 15:37:58  |  選擇字號:[ (大) (中) (小) ]

來源:藝術商業 作者:凡琳

很多人都覺得高高在上的藝術品和自己的生活沒有太大關聯,其實不然,以服裝行業為例,不少知名設計師都熱衷于從一些藝術家的作品中找尋靈感。今天我們不妨換種“藝術的”眼光,來看看時尚中都潛藏著哪些藝術名作?


意大利時裝設計師 Elsa Schiaparelli 設計的龍蝦裙以達利的《龍蝦電話機》為靈感


圖像的挪用

如何把藝術作品植入到穿搭中?第一個不假思索的處理,當然就是對經典圖案的直接挪用。以在時尚史中赫赫有名的“蒙德里安裙”為例,1965年,伊夫·圣·羅蘭開創性地將蒙德里安的格子畫引入時裝。蒙德里安清新明快的色彩,簡單但極富張力的線條在模特身上呈現出了另一種奇妙的效果。


蒙德里安裙

除了YSL,Prada、Fendi 等大牌也紛紛從蒙德里安具有完美秩序的色塊中尋找靈感,方格幾乎成為時尚界屢試不爽的經典元素。


Prada Fall 2011

印象派大師克勞德·莫奈也是眾多設計師的繆斯,尤其是它晚年的《睡蓮》系列,對于光和影的運用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不僅受到大眾的喜愛,也被各大品牌爭相追捧。近年來,杰夫·昆斯與LV合作推出了多款大師系列的包袋,莫奈的《睡蓮》自然也沒能“幸免”。不過無論我們怎么評價藝術家的設計,也不可否認這些名畫為品牌所帶來的足夠噱頭。


Louis Vuitton x Jeff Koons‘ Monet collection

和直接印花這么“剛”的處理方式相比,香奈兒和Rodarte這些時尚品牌似乎要低調許多。我們并不難看出其對于莫奈《睡蓮》系列圖像的借用,但是經過設計師的二度創作,服飾與人體達到了某種協調的融合。


左:Chanel Haute Couture Spring 2016
右:莫奈 A Pathway in Monet’s Garden, Giverny


左:Rodarte Spring-Summer 2015
右:莫奈“睡蓮”系列

再來看看這些我們熟知的藝術史上的名作:從勒內·瑪格里特超現實的畫作到喬治亞·歐姬芙“欲望十足”的花朵,再到基里科怪誕的城市風景,可以說,無不是對經典圖像的再次挪用。

勒內·馬格里特 x Opening Ceremony
2014 Spring/Summer


Elie Saab S/S 2010 的面料紋樣
取材自美國畫家喬治亞·歐姬芙的畫作


Off-White Fall 2016 借鑒了喬治·德·基里科的作品

靈感的借鑒

對于經典圖像的復制和挪用無疑可以滿足我們對于原作的某種情節,但是給服裝的設計也帶來了一些限制。正如可可·香奈爾所言,時裝是建筑學,它跟比例有關。而從畫作到服裝更是不亞于一場艱難的二度創作。


Walter Van Beirendonck fall 2015 借鑒了
畢加索1938年的畫作 Femme à La Resille

奧利地分離派畫家古斯塔夫·克林姆以他的黃金畫作聞名于世,然而對于克林姆的美譽,并不僅僅來自于他以真黃金作畫,更是因為他在這些系列作品中將抽象和寫實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畫中人物的臉雖然是真實的,身上的衣物卻由幾何裝飾,這種富麗堂皇的鍍金馬賽克風格對時尚產生了巨大影響。


古斯塔夫·克林姆《吻》 1907年 ,布上油畫




Alexander McQueen Pre spring/summer 2013


黃金束腰抹胸搭配時髦感的開衩小腳褲,金色的圖案在黑色上反復出現,從Alexander McQueen 2013春/夏季系列中可以看出,并沒有直接套用克林姆畫作中的圖案,而是在深刻理解藝術家的造型語言后進行創作;同樣,Tory Burch 2013 秋季系列也從克林姆具有裝飾風格的畫作中獲取靈感:金屬感的印花和圖案,豐富而微妙的紋理,無不透露出一股低調的奢華。


Tory Burch Fall 2013

Rick Owens 在闡釋2013年系列時也提到了克林姆對他的影響,但是除了黃金的視覺效果,他從線條裝飾的角度捕捉靈感,并強調服裝中的剪裁和包裹的質感,在Rick Owens的詮釋下,整個系列具有了更多未來的氣息。


Rick Owens Spring 2013

當站在詹姆斯·特瑞爾精心營造的《天窗(Skyspace)》下,凝視著天空中的色彩變化,相信很難有人不被這種平和而純凈的力量所感染。


詹姆斯·特瑞爾《天窗》

半透明亮片覆蓋、弧形的流線,極簡的造型……設計師 Haney一點也不避諱詹姆斯·特瑞爾對自己服裝設計的啟發,并從特瑞爾的裝置中獲取了更多探索光和空間的途徑。


Haney Spring2017

而有時候,設計師的靈感來源可能不至于一位藝術家。譬如,J.Mendel 2016 秋季系列就以兩位藝術家為靈感,分別是美國攝影師Sheila Metzner和波蘭裝飾藝術家 Tamara de Lempicka。

Sheila Metzner攝影作品



Tamara de Lempicka畫作


Sheila Metzner 善于從生活中尋找靈感,創造了很多感性,優雅和迷人的形象;Tamara de Lempicka 則因裝飾性的畫風而受到關注。設計師 Mendel 說,兩位藝術家都曾創作過他目前最喜歡的花——馬蹄蓮,但呈現的風格卻完全不同:Metzner 拍攝的馬蹄蓮樸素而朦朧;De Lempicka筆下的馬蹄蓮則筆觸粗獷,顏色對比強烈。但兩位藝術家的共通點是:她們都崇尚美麗和優雅。


J。 Mendel Fall 2016

Mendel 自己則將馬蹄蓮作為印花運用在紅寶石與鈷藍色的文胸長裙上,還以綴珠的形式運用在一件亮閃閃的及地長外套上。但還是能在樣式簡單的褶皺裙和雕塑感的緊身胸衣上尋覓到花瓣的美麗曲線。


J。 Mendel Fall 2016

精神的傳承

傳統就像是一座無窮的寶藏,而有的時候,設計師可能終其一生都在從豐富的傳統中汲取靈感。一場位于馬德里的展覽“巴黎世家與西班牙繪畫”為我們講述了巴黎世家與西班牙古典繪畫之間千絲萬縷的關系。


“巴黎世家與西班牙繪畫”展覽現場

1895年,巴倫西亞加(巴黎世家創始人)出生在西班牙巴斯克地區的一個小漁村,母親是一個手藝很好的裁縫。因為母親的關系,巴倫西亞加很小就進入到了裁縫行業,當時她為該地區的上流家庭制作服裝,其中就有來到阿爾達瑪宮度夏的卡薩·托雷斯侯爵和侯爵夫人。


“巴黎世家與西班牙繪畫”展覽現場

阿爾達瑪宮的藏品包括委拉斯開茲、埃爾·格列柯、潘托亞·德·拉·克魯茲和戈雅等西班牙繪畫大師的作品,年幼的巴倫西亞加通過對這些畫家的欣賞,開始形成自己獨特的審美想象。


左:帶褶邊的晚禮服,1955年,巴倫西亞加博物館
右:埃爾·格列柯《男子肖像》1586年,普拉多博物館

在展廳中,委拉斯開茲的《使徒的頭像》、埃爾·格列柯的《圣塞巴斯蒂安》和戈雅的《紅衣主教唐·路易斯·瑪麗亞·德·波旁和瓦拉布里加》等等這些西班牙歷史上的名作與巴倫西亞加設計的禮服相互并置,并產生了某種對話。

戈雅的作品與巴倫西亞加紅色套裝的版型如出一轍。


左:戈雅《紅衣主教唐·路易斯·瑪麗亞·德·波旁和瓦拉布里加》1800年,普拉多博物館
 右:裙子與外套套裝,1960年,馬德里服飾博物館

受到格列柯所描繪的圣母、圣徒和天使的啟發,巴倫西亞加在這件黃色禮服的設計中借鑒了畫家的配色、光度以及微妙的層次感。


左:格列柯《天使報喜》1576年,提森-博內米薩國立博物館藏
右:晚禮服,絲質透明硬紗, Dominique Sirop收藏,巴黎

巴黎世家標志性的黑色同樣深深植根于西班牙的歷史。腓力二世的宮廷將黑色運用到整個歐洲的服裝中,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黑色一直是權力和優雅的象征,巴倫西亞加以一種獨特的、高度個人化的方式重新詮釋了黑色。


左:晚禮服,1943年,巴倫西亞加博物館,格塔里亞
右:潘托亞·德·拉·克魯茲《米蘭達第六伯爵夫人肖像》,利里亞宮,馬德里

花卉也是各個時期藝術家的靈感源泉。展覽中,一件帶有花卉貼花的真絲透明硬紗晚禮服和一件繡有薄紗的粉色連衣裙,伴以西班牙畫家胡安·德·阿雷亞諾、加布里埃爾·德·拉·科特和貝尼托·埃斯皮諾斯等人的靜物畫,向我們展示了這些畫作中的靜物如何成為服飾中華美的圖案。


左:晚禮服,1960年,Pilar Escrivá de Romaní Mora收藏
右:加布里埃爾·德·拉·科爾特,《瓶中的鮮花》,17世紀下半葉,格斯坦梅爾收藏

可以說,在巴倫西亞加的作品中,處處能看到他對西班牙文化傳統的借鑒:簡單的、宗教習慣般的簡約線條;靈感取自弗拉門戈舞者裙裾的荷葉邊設計;斗牛士服飾上的閃亮珠片與上衣夾克上的刺繡亮片相呼應……


左:晚禮服,1952年,巴倫西亞加博物館
右:Antonio María Esquivel《弗拉明戈舞者約瑟芬·瓦爾加斯》1850年

正如巴倫西亞加所言“一個好的時裝設計師必須是圖案的建筑師、形狀的雕塑家、具備設計能力的畫家,和諧的音樂家和健康的哲學家。”他將藝術中受到的影響通過自己獨特的風格、復古服飾和現代演繹方式表現出來,貫穿其整個職業生涯包括他最前衛的時期。


左:Rodrigo de Villandrando《波爾本的伊莎貝爾,腓力四世的妻子》1620年,普拉多博物館藏,馬德里
右:結婚禮服,1957年,繡有銀線的山東絲綢,巴倫西亞加博物館,格塔里亞

怎么樣,看完這些,你是不是也 get 了名畫的另一種打開方式?奧斯卡·王爾德曾說, “One should either be a work of art, or wear a work of art(一個人要么成為藝術,要么就穿一件藝術)”,一部服裝的演進史毋寧說也是一部藝術史,在文明的進程中與社會、文化、傳統深深交織在了一起。


編輯:王詩文
相關閱讀
?
555彩票-555彩票投注-555彩票注册 完美彩票-完美彩票平台-完美彩票官网 聚福彩票宝宝计划-宝宝计划投注-宝宝计划注册 五百万彩票-五百万彩票注册-五百万彩票网址 完美彩票-完美彩票平台-完美彩票官网 华彩彩票-华彩彩票投注-华彩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