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小手艺做到极致——访面塑艺术家王玓--聚福彩票

聚福彩票

?
  聚福彩票   大河美術網   大河收藏   大河藝術家   加入大河藝術家    
?
二級頁面廣告條
美術快訊
◇ 第十三屆河南省優秀美術作品展覽中國畫復評結果公布 ◇ 第十三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展區工作會在京召開 ◇ 首屆全國少兒美術作品展征稿通知
 當前位置:聚福彩票 > 藝家之言 >正文

把小手藝做到極致——訪面塑藝術家王玓

來源:光明日報  |  2019-09-01 13:32:43  |  選擇字號:[ (大) (中) (小) ]

把小手藝做到極致

——訪面塑藝術家王玓

張玓的作品 作者供圖


【守望家園】

 

面塑,俗稱“捏面人”,就是以小麥粉和糯米粉為主料,加入不同顏色,然后用手或是簡單工具,捏制出各種動物或是人物造型的一門古老手藝。就是這么一門名不見經傳的小手藝,有人把它做到了極致。她便是天津市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王玓。

與詼諧、豪爽的天津人不同,王玓像個溫婉的江南女子,如同她作品中的典雅仕女。


張玓工作照 作者供圖

面塑生涯:愛上了,便是一輩子

王玓在少年時期就已經顯現出了繪畫與手工的天然稟賦。那時的天津年味兒尚濃。每逢春節,奶奶都會用面做出各色乖萌寵物,這讓她愛上了面塑。再稍大些,她認識了一個專門在天津做面人的手藝人,從此便迷上了這門手藝。后來,高中畢業的她插隊去了河北景縣,一待就是六年。每當看到當地婦女做棗花、捏面人時,她的手心都會癢癢。看她眼巴巴的樣子,大媽便遞給她一團面。沒想到她捏出來的白毛女、紅色娘子軍,個個活靈活現。這時大媽們才發現是自己小瞧了這個城里來的姑娘。

“文革”結束后,王玓回到天津一家醫院工作。工作之余,她又開始用面捏塑自己喜歡的仕女、飛天。在同事們的眼中,她的手可以捏塑各種東西,無所不能,有時單位還會購買她的作品作為贈送外賓的禮物。

1987年,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運動的發起者馮驥才先生發現了王玓,并建議她在天津藝術博物館舉辦一場自己的面塑展。“當時真的很害怕,就擔心前來參觀的專家說自己的作品幼稚。”至今說起此事,我們依然能感覺到她內心的忐忑。展覽效果非常好,她的作品不僅受到來自各方的好評,而且圈粉無數,這進一步增強了王玓做好面塑的決心。

前幾年,王玓退休了,更是一門心思地扎進了面塑創作中。她在帶徒的同時,還先后出訪了德國、丹麥、瑞典、美國、新加坡、秘魯、澳大利亞,將中國的面塑藝術帶到了世界各地。2001年,她的面塑被“首屆中國(天津)民間藝術精品博覽會”評為天津民間藝術“新三絕”之一,小手藝終于登上了“大雅之堂”。


張玓的作品 作者供圖


仕女情緣:精工細作,向經典致敬

王玓的面塑多是仕女或古裝美女。她解釋,這一方面與自己的性格以及審美取向有關——她喜歡古代賢淑、柔弱的美女,另一方面也與她從小就喜歡劉繼卣的古裝連環畫及楊傳統年畫有關。

王玓說,自己中學時代就是劉先生的“粉絲”,經常一放學就跑到馬路拐角的書店,翻看劉先生的連環畫,并把本就不多的零花錢都拿來購買她喜歡的連環畫。后來書店老板每次進新書,都會特地給她留上一本。

色彩上,楊柳青年畫對她的影響也是顯而易見的。楊柳青年畫在用色上,絕不是大紅大綠,而是在各種純色的基礎上加白。譬如在大紅中加白變成粉紅,在大綠中加白變成粉綠,在大藍中加白變成粉藍,而這種粉嫩粉嫩的色彩,更像是江南的風格。造成這種審美取向的直接原因是,今天我們看到的“天津人”,其實并不是真正的天津土著,而是600多年前隨明王朝北上,并駐扎在天津一帶的安徽人。隨著他們的到來,南方的審美也隨之傳入天津。這種迥異的南方文化在天津發展變化,表現在楊柳青年畫上,就是各種粉嫩顏色的使用。你看王玓在表現仕女衣著時所用顏色,或水綠,或水紅,無一不反映出南方設色對她的影響。

其實,壁畫也給王玓的創作帶來過不少的靈感。四十多年前,她去看望遠在甘肅的姐姐時,拉著姐姐去了趟敦煌。她告訴我,那次旅行大開眼界。飄逸輕盈的飛天,令她如醉如癡,久久不愿離去。在那一刻她就發誓,有朝一日,她一定要把這些大氣靈動的藝術形象,通過自己的面塑表現出來。

1988年,王玓創作出《飛天》,圓了自己的敦煌夢。


技藝創新:研制新配方,帶來新突破

面塑本是吃食,傳統用料就是糯米粉和小麥粉按一定比例調制而成。地域不同,調制比例亦不同,因而各地面塑的用料會略有差異。隨著面塑藝術化進程的加快,材料易腐、色塊凝結等問題漸漸顯露出來,傳統配方已經成為影響面塑藝術發展的一只“攔路虎”。因此,研發新配料,便成了各地面塑藝人們必須要考慮的一個問題。

王玓最初使用的配方保存時間短,對皮膚也有刺激。后來,經過反復實驗,她終于找到了屬于自己的配方,并一直沿用至今。

在顏料的選擇上,王玓也有自己的想法。在面塑用色上,以廣告色代替丙烯顏料是她的改革重點。

捏仕女,對人物肌膚的質感有著極高的要求。一般來說,人物的臉色是由紅、黃、白三種顏色調配而成,顏色太紅會像關公,顏色太黃會像病秧子,而顏色太白又會像僵尸。所以,調制出吹彈可破的肌膚質感,便成了王玓追求的下一個目標。

馮驥才先生曾說:“一個真正的藝術家,他只要來到這個世上,總會給這個世界帶來點什么。譬如曹雪芹寫《紅樓夢》,便帶來了賈寶玉、薛寶釵、林黛玉、劉姥姥那么一大群人。曹雪芹雖然走了,但這些人還留在這個世上,他們的存在,讓我們看懂了許多事情。”

同樣,作為面塑藝術家,王玓來到這個世上,也給我們帶來了一大群人,一群絕世無雙的仕女,一群冰清玉潔的美人。她們的美麗,她們的恬靜,她們的脫俗,已經讓我們賞心悅目,讓我們能在嘈雜喧囂的世界中安靜下來,這不是已經很好了么?

(作者:苑利、侯林英、張金暉)

編輯:王詩文
相關閱讀
?
聚福彩票聚福彩票-聚福彩票注册-聚福彩票网址 太子彩票-太子彩票注册-太子彩票网址 快3彩票-快3彩票平台-快3彩票官网 爱拼彩票网-爱拼彩票网网站-爱拼彩票网App 辉煌彩票-辉煌彩票平台-辉煌彩票官网 567彩票-567彩票平台-567彩票官网